主页 > C再生活 >「真正教国文」应该要有的状态──专访陈茻 >
「真正教国文」应该要有的状态──专访陈茻

2020-06-11


「真正教国文」应该要有的状态──专访陈茻

「进行教育工作,我时常很愤怒。」陈茻承认。

许多人对陈茻的印象,来自脸书粉丝团「地表最强国文课没有之一」──这个粉丝团的文章并未使用刻意贴近网路的乡民用语、没有选择轻鬆或搞笑的叙事姿态,以开放态度讨论时事时提及出现在古文里的思考,直接、正经,以「最强」两字正面迎击大家对古文的种种误解。

那些误解常在教与学之间形成。「例如从前的课本就很糟,只有一种标準答案,要考试,你就把它背起来。」陈茻自己很喜欢读「注疏体」,「这是文化传承的东西,不同时代读书人对同一经典进行的再诠释;文学的价值在多义性,中文的好,就是在它不会只有一种解释。」

但这种允许多义、理应在教与学之间进行讨论、活跃思绪的特色,长年在无论是团体教育体制当中缺席。陈茻参与了编篡新国文课本的工作,面对审查方提出的种种怪异要求相当头痛,「每次审查委员的标準都不一样,」对于针对考试型式设计的课程内容也很讨厌,「选古文就一定要加『赏析』,就会变成标準答案嘛。」陈茻说,「我认为国文课要训练的能力就是思考、动脑,可以从文章里面找出不同的诠释,进行思辨,结果这事放进教育就变白痴了。教育反而限制了学生的思考,大家怎幺会喜欢这些科目?」

当然,教材与教学方式会长成这种模样,与应付考试的功能及升学主义的心态有关,有个方便、有效,又不容易出错的模式可用,多数从业人员自然一路遵循;不过陈茻认为,「教育掌握着小孩子的人生,教育工作者的心态,怎幺可以只是想混口饭吃?」

陈茻不喜欢古文和教育被扁平化,不只因为他后来从事中文教育工作。

「我很早就开始认识国字,所以很早就自己会找书读;」陈茻说,「国中有一次我读《诸葛亮大传》,老师看到,说那只是二手资料。」

陈茻没问老师心目中的「一手资料」是记实的《三国志》还是将历史小说化的《三国演义》,但因此开始阅读古文。「那时读了《战国策》啦、《后汉书》啦,连《道德经》都读了;」陈茻笑道,「这个字面意思全懂,但读得并不深入。」

虽自认不够深入,但在阅读的过程当中,陈茻的确是被古文感动的。「我蛮喜欢古典诗词,尤其是宋词,那种行文方式对我有很深的影响,现在仍会体现在我现在写文章的技法上。」陈茻说,「当时国文老师有自编的教材,会提到他在大学时做的研究,听起来很令人嚮往。我一开始读古文多少有点因为有虚荣感,觉得能直接读古文就与众不同,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我还在寻找自我定位、自我认同,而在那个过程中,国文老师拉了我一把,所以我也觉得要像老师一样。」

几年后,陈茻如愿考上台大中文系,「结果发现老师讲的那些东西,大一就都学完了啊哈哈哈。」

大学毕业、考研究所前,陈茻做过很多不同工作,包括健身教练;「但后来发现很多教练其实没有真正帮学员训练的热忱,就是在拉人当会员而已。」陈茻说,「那时想要证明自己可以在台北活下去,有什幺工作机会都觉得可以试试,所以看到有补习班在徵国文老师,就跑去应徵了。」

入行时或许没想太多,但陈茻发现:亲自进入教学现场,是个让他实际体现「国文应该教什幺/怎幺教」的机会。「教到现在已经教了大概八年了,不过我每年教都还是觉得会获得新东西。」

陈茻上课的方式与一般课后辅导教室不同──他不按考试的进度设定课程。「一开始也并非完全不和市场妥协,只是现在我只教真正的好东西了,我认为找买家不如找知己;」陈茻说,「而且,虽然我不照学校进度教,但学生还是想来上课,而且对学校的考试成绩的确会有帮助,因为学生对国文的排拒感会消失,学生也明白:把成绩照顾好,家长就会放心让他们继续来上课。」

「不照学校进度教」似乎与家长送孩子去补习班的初衷相悖,但陈茻的教学方式不但让学生能有让家长放心的成绩表现,还增加了思考的习惯;教得久了,有些学生从国中到高中,都在陈茻的教室上课。

「我没法子像某些老师跑到『十一』──就是从一到五都排课、六日再各排三堂,如果只教制式的的东西或许可以这样做,但我没办法。」陈茻说,「我上课其实是从头问到尾,所有思考、回答和讨论的过程,都是养分。我发现年纪越小的学生越喜欢答,表现最差的是国中生,因为他们直接面对升学压力,也还没有自己主张的空间,怎幺做都很侷促。」不过也有相反的例子,「有学生考上高中之后再回到教室,问的问题完全没了想法,还被我骂了一顿。」

「地表最强国文课没有之一」粉丝团是教学生出心得之后的意外产物。

「因为少子化,所以学生人数变少,我开始在想要怎幺让多一点人知道这个教室;」陈茻说,「刚开始做粉丝团时也不知道应该写什幺,后来开始讲上课的时候发生的事,就越来越多人看。」

有了网路知名度,陈茻参与了奇异果文创的新版国文课本编辑工作,逗点文创结社则找陈茻谈了「地表最强国文课本」的系列出版计划,畅销的第一集出版三年后,《地表最强国文课本 第二册》正式上市。

「那时要出书,材料已经很多,整理过很快就出版了,比较匆忙;」陈茻说,「写第二册时,比较接近最纯粹的创作状态。」

「地表最强国文课本」系列并非真要送交教育单位审查、进入学校教程的教科书,虽然名为「课本」,但更接近陈茻将古文内里与现世观察交互解读的纪录。在「地表最强国文课本」系列的篇章当中,可以读出陈茻想与制式课本做出区隔的态度──一样有各篇作者介绍,一样有选文内容赏析,但陈茻透过文字,一面讲述作者所处的时代背景与思考脉络,一面抛出讨论问题引导思考。于是,读者会发现,这些选文的「好」其实是作者的思考逻辑、社会观察、写作创意与人生大大小小各种议题综合之后,透过文字呈现的整体,不是从制式课本挪到考卷上的几个字。

由此视之,陈茻的国文课本真能扛住「地表最强」这四个字的原因,不在于担任过健身教练的陈茻身材壮实,而在这系列「国文课本」的重点不只「教国文」,或者说,它展现出「真正教国文」应该要有的状态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