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Y艺生活 >一辈子没离开过新疆的妈妈,台湾行让她几乎抵达一生中最幸福的时 >
一辈子没离开过新疆的妈妈,台湾行让她几乎抵达一生中最幸福的时

2020-06-14


台湾记

自从我妈从台湾旅游回来,可嫌弃我们大陆了,一会儿嫌乌鲁木齐太吵,一会儿又嫌红墩乡太髒。整天一副「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下去」的模样。抱怨完毕,换下衣服,立刻投入清理牛圈打扫鸡粪的劳动中,毫不含糊。

之后,足足有半年的时间,无论和谁聊天,她老人家总能在第三句或第四句话上成功地把话题引向台湾。

如果对方说:某店的某道菜不错。
她立刻说:嗨!台湾的什幺什幺那才叫好吃呢!
接下来,从台湾小吃说到环岛七日游。

对方:好久没下雨了。
她:台湾天天下雨!
接下来,从台湾的雨说到环岛七日游。

对方:这两天感冒了。
她:我也不舒服,从台湾回来,累得躺了好几天。
接下来,环岛七日游。

问题是她整天生活在红墩乡三大队这样的地方,整天打交道的都是本分的农民。人家一辈子顶多去过乌鲁木齐,你却和他谈台湾,你什幺意思?

好在对方都是本分的农民,碰到我妈这号人,也只是淳朴地豔羡着。无论听多少遍,都像第一次听似地惊奇。

事情的起因是一场同学会。同学会果然没什幺好事。毕业四十年,大家见了面,叙了情谊,照例开始攀比。我妈回家后情绪低落。说所有同学里就数她最显老,头髮白得最凶。显老也罢了,大家说话时还总插不进嘴。那些老家伙们,一开口就是新马泰,港澳台,最次也能聊到九寨沟。就她什幺地方也没去过,亏她头髮还最白。

她一回来就买了染髮剂,但还是安抚不了什幺。我便託旅行社的朋友,帮她报了个台湾环岛游的老年团。

总之事情就是这样的:去年年底初冬的某一天,我妈拎了只编织袋,穿了双新鞋,去了一趟台湾。这是她老人家这辈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行。几乎成为她整个人生的转捩点。回来后,第一件事是掏出一枝香奈儿口红扔给我。轻描淡写道:「才两百多块钱,便宜吧?国内起码三四百。」——在此之前,她老人家出门在外渴得半死也捨不得掏钱买瓶矿泉水,非要忍着回家喝凉开水。

那是最后的购物环节,大家都在免税店血拼,我妈站在一边等着,不明所以状。有个老太太就说了:「你傻啊你?看这多便宜啊,在国内买,贵死你!」

可在我妈看来那些东西也不便宜,一个钱包八千块。一枝眉笔五六百。

(后来我听了直纳闷,我明明给我妈报的是老年团啊?又不是二奶团,都消费些什幺跟什幺……)

还有一老太太则从另外角度怂恿:「钱嘛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咱都这把年纪了,再不花还等什幺时候?」

我妈是有尊严的人。最后实在架不住了,只好也扎进人堆,挑选了半天,买了支口红。

这幺一小坨东西,说它贵嘛,毕竟两百多块钱,还能掏得起。说它便宜吧,毕竟只有一小坨。于是,脸面和腰包都护住了。我妈还是很有策略的。

除此之外,她还在台湾各景区的小摊小贩处买了一堆罕见的旅行纪念品。幸好带的编织袋够大。但是不久后,我在阿勒泰各大商场、超市分别看到了同样的东西。价格也差不多。

一辈子没离开过新疆的妈妈,台湾行让她几乎抵达一生中最幸福的时

在台湾,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大海,感到忧心忡忡。

她说:「太危险了,也不修个护栏啥的。你不知道那浪有多大!水往后退的时候,跑不及的人肯定得给卷走!会游泳?游个屁,那幺深,咋游!」

她还喜滋滋地说:「我趁他们都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嚐了一下海水,果然是鹹的!」

又说:「海边的风那个大啊,风里支个小棚,人人都进去吃东西,一拨人吃的时候,另一拨人旁边等着。太厉害了!」

我:「这有啥厉害的,不就在海边吃个东西嘛。」

她:「我是说,老闆的生意厉害!」

之前她看了朱天衣的《我的山居动物伙伴》一书。无限神往。

她说:「每到一个有山的地方,我就使劲地看啊,使劲地找啊,特别想找到那一家人,想去打个招呼。我看到好多山上都有她说的那种沥青路,细细的,弯弯曲曲伸到林子里。我猜她可能就在路尽头。我还和前后左右的老头儿老太太都说了这家人的事。」

最后说:「给我在台湾买个房子吧?」

此外,被她反覆提及的还有大巴司机的一条小狗。她说一路上小狗一直跟着,司机开车时就卧在他脚下。到地方了,司机就抱牠下去解手。一解完牠就赶紧往车上跳,胆儿特小。

她特别提到有一次车下一只野猫引起了狗的注意,牠在车门边虚张声势地冲猫大喊大叫,猫理都不理牠。司机便抱起狗下车放到猫旁边。刚鬆手,狗就嗖地窜回了车上。

我不知道这件事有什幺特别的。她起码说了五遍。

她说:「要是带上我赛虎(我家小狗,十一岁半)一起去就好了。赛虎从没去过台湾。」

我问:「导游好不好?」
她说:「好!就是辛苦得很。一路上每个人都要照顾到。」
我:「司机好不好?」
她:「司机也辛苦,特準时,从来没让我们等过。」
我:「临别你给了多少小费?」
她:「给个屁,我可没钱!」
想了想,又不好意思地说:「别人都给了,都给得多,不缺我这份。」
又说:「别人塞钱的时候,我就装没看到。」

我估计就算给了,人家也未必肯要。我把在冬牧场用过的那个缠满透明胶带、漆面剥落的卡片相机转赠给了她。她去台湾后,到处请人使用这个相机帮她拍照。

况且拎的还是只编织袋。

我问:「台湾的东西真有那幺好吃?」
她怒道:「别提了,去了七天,就拉了三天肚子!」
又说:「那些水果奇形怪状,真想嚐嚐啊,又不敢。一吃就拉!」
又说:「吃饭时满桌子菜色漂亮得很,什幺都有,可惜全是甜的。吃得犯噁心。」
又说:「后来饿得头晕眼花。特想家里的萝蔔乾。幸亏同行的老太太带了一瓶剁椒酱——她们出门可有经验了。她叫我把剁椒酱拌在米饭里,这才吃得下去。」
最后说:「拉了三天啊,腿都软了,连导游都害怕了。担心出事,都想安排我提前回去。」
我说:「听起来很惨啊。都病那样了,还玩个屁啊。」
她说:「病归病,玩归玩。总的来说,还是很不错!」

去之前,我倒是没考虑过闹肚子这个问题。唯一担心的是她晚上睡不好觉,她长年神经衰弱。

我问:「和谁一个房间?她打不打呼噜?吵不吵你?」

她害羞地说:「她不打呼,倒是我打呼……把她吵得一连几天都没睡好。只好白天在大巴车上睡。」

我惊道:「那人家岂不烦死你了!」

她:「我拼命地道歉,还帮她拿行李,她就不生气了。还安慰我,还帮我打听治打呼的药。」

飞机从台北飞乌鲁木齐,六七个小时。下飞机时,她几乎和满飞机的人都交上了朋友,互留了电话。

大家都是出门旅行的,所参的团各不相同,免不了比较一番:你们住的酒店怎样?你们伙食开得如何?你们引导购物多吗?……踊跃吐槽,很快将各大旅行社分出了三六九等。丝毫不考虑旁边各旅行社的领队感受如何。

接下来又开始分享各自的旅行经验:出门带什幺衣物好,穿什幺鞋舒服,到哪哪儿少不了蚊子油,哪哪儿小偷最多,哪哪儿温泉不错……我妈暗记在心。回家以后,向我提了诸多要求:买泳衣、买双肩背包(终于发现编织袋有点不对了)、买遮阳帽、买某某牌的化妆品、去北欧四国……

北欧四国……就算了吧,毕竟出钱的是我。我劝道:「那些地方主要看人文景观,你素质低,去了也搞球不懂。还是去海南岛吧。」

看来人生的第一次旅行不能太高端,否则会惯坏的。

她开始研究我的世界地图。

一会惊呼一声:「埃及这幺远!!我还以为挨着新疆呢!」

一会儿又惊呼:「原来澳大利亚不在美国!」

最后令她产生浓厚兴趣的是印度南面的一小片斑点:「这些麻子点点是啥?」

我说:「那是马尔地夫。」又顺手用手机搜出了几张图片给她看(——真是多事!)。

她啧啧讚歎了五分钟,掏出随身小本,把马尔地夫四个字庄重地抄了下来。

我立刻知道坏事了。

当天她一回到红墩乡,就给我旅行社的朋友打电话,要预约马尔地夫的团。

我的朋友感到为难,说:「阿姨,马尔地夫好是好,但那里主要搞休闲旅行,恐怕没有什幺丰富的观光活动。不如去巴黎吧,我们这边刚好有个欧洲特价团。」

我妈认真地说:「不行,我女儿说了,我的素质低,去那种地方会丢人现眼的。」

以前吧,我家的鸡下的蛋全都攒着,我妈每次进城都捎给我的朋友们。如今大家再也享受不了这样的福利了。我妈开始赶集,鸡蛋卖出的钱分文不动,全放在一只纸盒子里,存作旅游基金。

但赶集是辛苦的事,我只好在朋友圈里帮着吆喝:请买我妈的鸡蛋吧,请支持我妈的旅游事业吧。

大家纷纷踊跃订购。我妈一看生意这幺好,很快又引进了十只小母鸡。估计到今年初夏,日产量能达到十五到二十个蛋。

我们这里土鸡蛋售价为一元五一个,算下来月收入至少七百元。一年下来八千多。我家的奶牛基本上一年半产一头小牛犊,五个月大的小母牛售价四五千,小犍牛卖三四千。李娟再给补贴一点——好嘛,一年远游一次,什幺北欧四国马尔地夫,统统不在话下。

另外,她老人家作为半道开闪的兵团职工,前两年刚刚把手续又办回了兵团,为此交了一大笔费用。但是从今年开始正式领退休金了,每个月一千多。农村生活花不了什幺钱,省着点用,到年底存个万儿八千不成问题。于是乎,一年近游两次,什幺秦皇岛峨眉山,也不在话下。

总之,台湾之行是我妈一生的转捩点。令她几乎抵达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。之前她拍照时总是抿着嘴,板着脸,丝毫不笑,冒充知识份子。如今完全放开了,一面对镜头,笑着嘴角都岔到后脑勺了。还学会了无敌剪刀手和卖萌包子脸。

不但染了头髮,还穿起了花衣服。

我建议:「妈,穿花衣服也不是不可以。但是,当你穿花衣服的时候能不能别穿花裤子?或者穿花裤子的时候别穿花衣服?」

她不屑一顾:「你没见人家台湾人,男的都比我花!」

在台湾,她还学会了四种丝巾的繫法,回家后一一示範给我。

她说:「当时大家在上厕所。厕所门口就是卖丝巾的摊子,只要买他的丝巾,他就教你怎幺繫。」

「你买了?」

「没买。」

「……」

她很自豪:「我记性真好,只教了一遍就全记住了!」

我心想:「要是教了好几遍还学不会,还不买人家的丝巾,——好意思吗?」

她一边扯着丝巾在镜子前扭来扭去,一边感慨:「这是去台湾最大的收穫!」

我哼道:「好嘛,花了我八千块学费,就学了个这!」

突然有一天,我妈认真地说:「从此以后,我要放下一切事情,抓紧时间旅游!」

我以为她彻悟了什幺:「什幺情况?」

她说:「听说六十六岁以后再跟团,费用就涨了。」

相关书摘 ▶为了不要有更多小狗仔,我妈一度想到乌鲁木齐学绝育手术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记一忘三二》,东美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李娟

《记一忘三二》是李娟的种种回忆生活趣事的随笔合集,从与母亲的日常相处,到事业、感情,描绘出在北疆乡村中与饲养的猫狗牛羊一起度过的小日子,平铺直叙,但却幽默深刻,感人至深。

观察细腻的李娟热衷于关注生活中的趣闻琐事,也拥有强烈的倾诉欲,因此养成了随时随地记录的习惯,将平凡的日常以看似随兴,实则深刻的文字记录下来。这种率性而为、无拘无束的文字风格,完整保存并传递瞬间的真实情绪,让读者感受到强烈的共鸣。以新疆生活纪事赢得众多读者喜爱的李娟,在《记一忘三二》中记叙人生轨迹流转的心情点滴,除了陌土风情之外,更多了跨越疆界的人性温暖。

每一个篇章,都以李娟惯有的逗趣口吻,述说着种种难以置信的故事。茶饭琐事,在她笔下都立体而具象,寻常的生活片段全成了让人看得目不转睛的幽默电影。但她的逗趣,并非刻薄的自贬,而是出于对自己生活的热爱与自信所累积出来的正向能量。阅读李娟,宛如在大雪封途的旷野里,瞥见蓝空透出的一抹灿亮阳光,温暖而美好。

一辈子没离开过新疆的妈妈,台湾行让她几乎抵达一生中最幸福的时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